奶格

这里是奶格,一个没粮吃的可怜孩子,自己又很低产。欢迎扩列!/吃喜灰,军刺,偷英,律茂之类的……(其实是个博爱)

自杀百分百

  因为我是动画党(没补漫画)所以有严重的ooc
  轻微律茂,茂夫无超能力设定,灵幻是茂夫家教老师设定。总之就是自设很多。
  短篇。我觉得是不会有人看这种烂文的……
 
“影山同学!影山同学!请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数学老师推了推鼻梁上快要滑下来的眼镜,眯起眼盯着影山茂夫。另一只手则是紧紧捏着书本。“那孩子又没睡好啊。”他的目光中带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学习又不好,还不认真听课。真是的。”
  “唔……”睡得迷迷糊糊的影山茂夫从梦中惊醒。蓦地站起来,却是一句话都回答不出来,急得满头大汗。过了许久,他才从嘴唇中挤出几个字。“我不知道。”
  老师意料之中地叹了口气,扶了扶额头道:“这已经是最简单的题目了。”他摆了摆手让影山茂夫坐下,把视线转向了黑板,给大家讲解起这道题来。
  “真是的。这道题目明明这么简单,只有影山一个人不会做吧。”
  “浪费时间啊,他一个人拖累了全班。”
  “你们跟一个白痴较什么真啊,有点气度啊。”
  “也是哦,哈哈哈哈……”
  四面不断传来同学的抱怨声与嘲笑声,像网一般,将他围在了其中。
  “没有,没有啊。”影山茂夫紧握着拳头,手掌心出的汗已经让他感受到了湿意。他想为自己辩解。可他不敢,他不敢。他只是害怕老师感到头疼的眼神与同学鄙夷的目光同时向他投过来。“明明……”每个晚上都在努力补习,不停地,不停地攻克每天的难点和不懂的地方,灵幻老师也已经说过自己很努力了啊。就算那些奇怪的符号再看不懂,他也有好好努力,去拼搏了啊……
  可是、他们还是……

  37%

  “哥哥、哥哥?”影山律的手掌在影山茂夫面前晃了又晃,影山茂夫才反应过来。“没有什么事吗?”
  影山律拉起影山茂夫的一只手,打量着脸色稍有苍白的哥哥,眼中满是对影山茂夫的担忧,似乎要从眼眶之中溢出来。
  “不,没有。”影山茂夫不愿看见弟弟的脸上带有担忧,特别是对自己的。哪怕,他会很高兴。“没有事的,律你先去忙你的吧。”影山茂夫摇了摇头,木然的脸上难道出现一次微笑。
  “那好吧。”影山律不放心地望了眼哥哥。“哥哥如果有什么心事一定要和我说哦。”
  望着影山律稍稍松了口气的脸,他却满脑子都是他们说过的话。
  “你看你 学习不好,体育也差。”来者愤怒地盯着他“你知道我为了你,一学期来被老师叫去学校多少次吗?”来者望着影山茂夫,手却指着不远处的影山律。“还好律不像你这个哥哥。他不仅是学生会的成员,学习在年纪里也是数一数二,体育也很好,完全不要人操心。”

  44%

  律是有着他所没有的一切的。影山茂夫低下了头,垂下眼睑。

  46%
 
  他聪明,考试经常拿第一,数学题也能算得又快又准;他也帅气,身边追捧他的女孩从来就没有少过;他也温柔,无论在什么事上都会照顾自己。
  多好的男孩啊,多完美的弟弟啊。

  50%

  可自己却是一个可笑的小丑,失败的兄长。在他人面前,自己是否只剩下了一个“律的哥哥”的称呼?他不知道。

  55%

  “影山茂夫”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61%

  “哥哥真的不要紧么?”影山律望着走向房间的影山茂夫,心中隐约觉得不太对劲。
  他总觉得影山茂夫虽然是普通地走向房间,却离自己越来越远。
  “呀――龙套你终于来了啊!”
  灵幻新隆不满地在“终于”这个词上把语气加得重了又重。“明明以前都不会迟到。”灵幻新隆把眉毛向上挑高了一些。
  似乎是尴尬于老师意味深长的眼神,影山茂夫只得加快脚步乖乖坐在座位上坐好。可他根本就写不好题目。握住笔的右手被汗水给浸湿,有些颤抖,连笔尖写出来的字都抖得不成字迹。
  他没办法去阻止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是啊,迟到了呢。影山茂夫咬着嘴唇,盯着那道怎么看也不会的数学题。耽误了老师很多时间吧?一定是的。偷偷抬起头来窥视着每次都准时到准时走的老师,影山茂夫半晌才在心中吐出三个字。
  对不起。
  你看,你就知道给别人添麻烦。影山茂夫艰难地写下过程,尽管还是有些不相关的、杂七杂八的东西从他脑子里冒出来。

  65%

  你是不是只知道给别人添麻烦啊?
  记忆中每个人都挂上虚伪的笑,向他这么说道。
  爸爸妈妈生了个废物儿子却碍于良心没丢掉他,于是他们生了弟弟。律再怎么关心自己也都是因为“弟弟”这个身份吧?茂夫一笔一划地把答案写完,望着灵幻老师。而老师,是为了钱。

  70%

  “很不错了,虽然答案是错的,但解题思路是正确的。”灵幻新隆向影山茂夫展现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笑容也一定是假的,因为你是不被需要的累赘。

  78%

  “够了!”
  影山茂夫坐在浴缸中,用力把自己缩得更小,更小。他每动一下,脑中便又在多想一些。他不能阻止自己胡思乱想。
  所有的人都盼望着自己死去。影山茂夫歪着头听着水声,水波荡漾在这狭小的空间中。那为什么我不去死呢?

  84%

  死了就不会有这么多令人厌烦的事了。

  86%
 
  律会变成家里完美的独子;班级里也不会被他继续拖下平均分;灵幻老师不会因为这么笨的学生气得头疼;小蕾也不会因为有这么一个青梅竹马而感到羞耻。

  95%

  干脆就放纵自己一回吧。影山茂夫盯着水面。就一回而已。
  他把头闷到水中去。真的很难受很难受,就像是有人插住了自己的脖子,让他喘不过气来。可他不会也不想把头伸出来。
  因为那才是他们所期待的。

  100%

  没办法了啊。你看,已经是百分百了,就没办法了啊。

狼与羊与爱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吃吧,快点吃啊。”喜羊羊歪着头托着腮,笑得像是个拿到想要已久的礼物的孩子。
   “喜羊羊。你真是只恶羊,罪大恶极。”灰太狼逼迫着自己不去看着眼前的全羊宴,不去想过去那些往事。他和喜羊羊的关系,到底是怎样被扭曲的呢…          
    “是啊。我是只恶羊。毕竟一只好羊是不会把自己的同伴给狼吃掉的。可你是我的恋人啊,你是我的。”喜羊羊说着这话时脸上带着浅浅的红晕,嘴角划起了一个看似幸福的微笑,让人也更着感到幸福。这个样子,就好似初恋的少年一般。                       
     可灰太狼不能把他当作个正思春的少年,更不可能跟着他感受到幸福。他知道面前看起来毫无攻击力的喜羊羊其实是一个道德沦丧理智全无的恶魔。但这其实不能怪他,他只是喜欢上了自己,然后开始发疯而已。一滴液体从灰太狼的脸上滑下来,随后一发不可收拾。
    “别哭啊。”喜羊羊抱住他。“你还有我呢。”         
      你只剩我了。                                  
      END